湖南人民洗冤集录第二卷下载地址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DoXXSLf9h0iB6NiRaB2Y-w

 

提取码:t0c8 


内容节选:


道县强拆案的本质----欺负弱势群众,党员干部多捞多占!

 

道县人是很野蛮的,道县官员更野蛮!

一个很简单的强拆案,折腾了几年,都没有结局。

这样野蛮的结果,就是导致数年前周边的县城都在腾飞了,道县却在一步步走向衰落!

这样野蛮的结果,就是导致道县百姓对道县官员越来越不信任。

 

很多道县人在劝吴光红和罗运时,让老人别再告状了。安心养老,那是多么的滋润。有人认为,老人的行为有损道县人的形象;有人认为,老人的行为阻碍了道县的投资环境建设。

那么,老人那么折腾到底图什么?

从效果上看,没拆迁前,道县是个县级城市,拆迁后多年,道县依据是个县级城市;从道路上看,没拆迁前,政府不闻不问,那条路虽然窄,依旧可以过车,拆迁后,虽然道路拓宽了,但是却更加冷落闲置。但是,因为拆迁,大量的土地被政府回收,重新分配,或许这就是他们兼并土地的根本目的吧?如果说是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,老人没有那么多的怨言。但是道县强拆,不管从哪个角度看,问题都是错误的:拆迁前,老人们好歹还有一个窝,拆迁后,安置区至今没有一户入住。

我在想,老人们应该也有尊严。侵犯了百姓的权利,即使再远,恐怕百姓也会不停的较真吧。

   当我们乘车途经双牌县时,我突然发现,一个小小的双牌县,居然立了块碑,来纪念双牌大屠杀事件。双牌县尚且有勇气正视问题事实,有勇气面对事实真相。道县又在掩盖什么呢?道县人连正视数十年前大屠杀的勇气都没有,何谈让本地人信服?何谈让外地投资的客人信服?

   让我们简单回首一下,道县月岩西路强拆案的始末。

首先,从手续上看,月岩西路真正拥有齐全的合法手续的人并不多,可以说屈指可数。当年吴光红能够拥有齐全的手续,并不是吴光红多么的牛,而是在建房过程中,经常遭受各种阻碍,不办下各种手续根本无法建房。当拆迁时,别人没有手续的,反倒获得的补偿价格及安置条件更加优异,有手续的人的房子反倒不值钱,公平吗?

其次,同一条街道,同样的拆迁,价格差异如此巨大。党员干部有关系网的,补偿价格就是1万七千一个平方米,普通百姓就只有几千?甚至很多人的空地都比平民老百姓的房子值钱?甚至很多人没有的东西也能凭空获得补偿?

我们来看,惹怒吴光红、罗运时老人的根本原因在于政府的多次暴力动武。在《道县百姓洗冤集录》中,有详细的图片及各种证据资料,我们可以看到,政府官员多贪多占,在拆迁中,党员、干部起了异常坏的带头作用。第一排门面的人遭遇强拆,第二排、第三排等等的人反倒有优先门面土地安置权利?甚至有人还获得了4个门面土地的安置权利。一些党员、干部的房子至今没有拆,道县却依然给其在安置区安置了土地!而政府利用权力,封锁新闻曝光,封锁律师发言,封锁当事人起诉、上访,利用当地电视台媒体反复曝光吴光红、罗运时老人的房屋等,甚至非法拘禁他们的家人。其行为难道不应该有个说法吗?

我们来看,道县濂溪山庄管理委员会的干部是如此对待平民拆迁户的:普通百姓的合法房子就可以强拆;那些有点关系权力的拆迁户,干部们甚至尾随到广西,去做他们的思想工作,甚至在酒店大酒大肉的款待他们。陈树湘等烈士的尸骨未寒,如果他们的英灵有知,也会发现,他们辛苦打下的江山是被一些畜生给糟蹋了。

我们来看,道县官员是如此讲究信誉的:政府同时发布强拆令,公布十余人的强拆名单,最终却只强拆吴光红、罗运时两家,天理又何在?信用又何在?

道县强拆案,最终证明了一个千古不变的大道理:共产党靠老百姓打江山,坐江山后也学会了欺负老百姓!老人们不怕各级官员层层包庇,怕的是不能亲眼见到这个朝代的更替!

 

 

第五章:永州市:政法官员对人民教师缺乏一个公道

 

 故乡做司公的贝贝公公吴少清老人走了,老人在家停丧长达6天。哀悼他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为什么会这样?

 有人说,他的徒子徒孙多,自然受人尊崇;也有人说,他生前爱做善事,帮别人的忙不计其数。

 在其生前,我也只见到过他几次。每次见他都能有所收获,有所感悟。

 要知道,司公是个辛苦活。也是一个比较卑微的行业。因为卑微,几乎难以吸纳到优秀青年人才的加入。因为辛苦,这个行业能够做出一定的知名度可以说是相当的难。老人做了一辈子,教出了一批批感恩戴德的徒子徒孙来。

  比起教师队伍来说,可以说是差距相当明显。

  永州市政府官员是如何对待教师的呢?教师之间又是如何对待教师的呢?

  在历史上,我们都知道,永州人是相当坏的,永州官员更是坏的无与绝伦。

  如果永州官员不够坏,柳宗元是无法写出《捕蛇者说》这样经典的文章的。要知道,他当年也是官员,能够从官员角度写官场,可以想见永州官场坏到何种程度。但是事实上,这样打脸的文章,今天的永州市官员已经引以为豪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甚至很多行事风格,远远超越柳宗元那个时代的场景。比较典型的如,刻意打压道县、祁阳的发展。至今这二个县都无法升级为县级市就很说明问题了。

  我们知道,历朝历代对孔子尊崇备至,至少有一个县的县令就永远是孔子后人所担任。古人尚且如此对待教师,但是今天呢?今天的永州市政府官员,对人民教师的坏那可是相当的到位。

 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当年人民教师队伍教出来的歪瓜裂枣,大多数人都走入了政法队伍就职。即便是教师之间,同根生,相煎急,也是一种相当无奈的事情。

  比如说,永州市前市委书记李晖,就曾经担任过教师。在永州市担任了3年,一夜之间职位被撸。有人说是其在省里的老公出事受到了牵连。也有人说是被永州市政府的其它官员告状拉下马的。李晖也在北京不断的上访告状,但是永州市又有哪个政法机关将其抓捕归案?李晖对待永州市人民教师的信访,又是持何种态度的呢?自然是避而不见。也许李晖是冤枉的。如同道县的易光明一样。即使易光明被纪委认定为罪大恶极,但是在道县,老百姓的心目中,依旧享有非常崇高的地位。易光明在位时,不管犯了何罪,其在道县搞的建设项目,至今没有多少道县县委书记可以超越,老百姓依旧认为他有一定的功劳。也许易光明也是被冤枉的。而安化县县委书记刘勇会,也曾经是一名教师。道县百姓曾经流传其落马的消息,传的是神乎其神。刘勇会在道县最大的败笔是,主持信访工作,利用信访权力刻意打压百姓的信访。百姓交于他的信访材料,转首便被销毁灭迹。道县濂溪山庄管委会党委书记欧波,之前也是教师,其在拆迁道县月岩西路的工作中,利用职务便利,轻松将拆迁户2千平方米的土地揽入怀中,那是何等的洒脱?

  这些官员们,只有易光明是实实在在的对道县教师好。至今在教师队伍中,拥有不可磨灭的口碑。

  历史不会忘记,永州市政法官员是如何对待人民教师的:

  道县教师公寓的建设,曾经扣了无数教师的工资。公寓建成后,却没有教师什么事。

  教师们曾经多次延迟领到工资,这些工资都被地方政府拿去做投资。导致教师们养家糊口都难以为继。。

  道县法院法官冯宝英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拒绝接受教师的行政起诉状,却炮制了道县人民政府的46份证据材料,接受了道县人民政府强拆教师私宅的申请,至今没有将道县人民政府强拆申请送达给被强拆人。。。永州法官想拆谁家,就拆谁家,连最基本的遮羞布都不要??

  历史不会忘记,永州市政法官员是如何对待人民教师的:

  道县官员将道县退休教师吴光红、吴荷荣非法关押,拘禁搞强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道县公安出动数百人的暴力队伍将道县退休教师吴光红、吴荷荣合法私宅强拆,并以非法信访定罪拘禁。

  混了一辈子的教师,才熬了一个高级职称,哪像今天,职称随便给即是?临老还被永州市政法系统搞了个罪名?永州市公安局、道县公安局欺负手无寸铁的老人是如此卖力,在破获强奸抢劫杀人放火偷盗等大案要案方面又有多少收获和口碑?

  历史不会忘记,道县教师是如何对待道县教师的:

  道州教育电视台对道县退休教师吴光红、吴荷荣合法私宅长达一个星期的曝光

卖力制造伪证的领导,反倒能够升官晋爵。。。。

道县教育局主要领导有精力和财力嫖娼,却对退休教师毫无人性关怀,不闻不问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中国出了一个顶尖的主编,将岳飞是民族英雄这个定论给彻底改写。永州出了二个退休教师,同样也能够将永州市政法机关暗无天日记入历史给后人传承。。

  柳宗元在,写出了《捕蛇者说》;柳宗元不在了,同样也有人能写出《后捕蛇者说》!

  永州市:政法官员对人民教师缺乏一个公道,这个公道,绝不会像操场教师埋尸案那样,永无说法!

 



2019年09月01日

《湖南人民洗冤集录》 内容节选:法律的圈套与陷阱
2019年教师节,最好的献礼是,农村教师行政起诉道县人民政府、永州市政府

上一篇

下一篇

湖南人民洗冤集录第二卷下载地址

添加时间: